阳江

新型城镇化 农村核心是土地问题

2016年11月18日来源:地产中国网行业动态责任编辑:liwenjun

新型城镇化的对立面是旧的城镇化,旧的城镇化的问题在哪里呢?在于比较狭隘地理解城镇化,以为城镇化就是盖房子,就是土地开发,让农民上楼。但是,农民上楼后,相关问题解决了吗?并没有。

新型城镇化之所以新,关键是突出了以人为核心,以人为核心的城镇化所涵括的内容十分广泛,我认为最重要的是四个方面,即作为城镇化主体的人自身的生产方式、生活方式、文明素质和社会权益所发生的重大变化,这四方面就是人们进入到现代文明体系的过程。

对于我们来说,从生产方式来看,人的城镇化具有重大意义,中国正经历着全世界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城镇化进程,人们面临的不仅是居住方式的变化,更重要的是生产运作的体制、机制所发生的变化,即产业形式的变化。我历来认为城镇化不意味着放弃农业,其实农业也可以进入到现代产业链条,用一些技术标准去要求。除了农民、农民工进入到城镇工业、服务业就业,完成市民化的形式外,还可以让农民就地城镇化,学会和接受现代产业运营方式,这也是城镇化的重要方式,即劳动者与现代产业运营方式接轨。

人的城镇化表现在生活方式的转变上,是指农村居民进入和融入现代文明的生活方式的过程。最近一些地方政府简单地提出用户籍取消来解决问题,但我认为生活方式的转变并不是户籍名称的转变,而是真正实现生活具体内容方方面面的转变。为此,需要建立城市生活方式指标体系来测量。比如华西村、高碑店,虽然名义上是农村户籍编制,但已经实现现代化生活方式转变,因此现代化的生活方式是一个核心要素。

城镇、城市生活也要求每一个人具有较高的公共意识和公民素质,人的城镇化也是指参与城镇化的每一个人的文明素质的形成。城镇人口聚集,人必须要接受现代文明训练。我们传统农村以及不少地方确实缺乏这方面的训练。在城镇、城市尤其是大城市,如果不遵守公共秩序、公共卫生规范,人口密集、巨型人口的乘数效应就会造成巨大灾难。

我们这个民族自古就是城乡分野,古代城里人叫国人,乡下人叫野人,那个时候中国是全世界盖城墙最多的国家,筑城就是把城里和城外分开,所以我们国家的城乡分野不是今天形成的,有长期的历史原因。城乡分野、城乡分割的二元体制的突出问题是权益上的不公平、不公正。为此,城镇化就要建立和完善一整套包括权利公平、机会公平、规则公平的制度、体制、机制。

其实城镇化和市民化是中国历史上一个巨大的进步,倘若有一天真的能让绝大多数人口市民化,这种市民化除了指生产方式、生活方式和文明素质的改变,更多的应该是指让绝大多数人口享受到和城市居民一样的公共福利、社会保障,意义十分重大。当然难度和压力也是很大的。

全世界社会福利保障做得比较好的,往往是人口较少的地区,例如北欧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地区,包括丹麦、瑞典、挪威、芬兰等,大多为几百万人口的国家,而中国的社保养老全覆盖是针对13.7亿的人口规模,压力可想而知。

最近我们在全国范围内进行了一次抽样调查,首先是关于农民工是否愿意回到农村。调查表明,70%以上的农民工不打算回乡就业,80%的农民工不愿意再选择在农村工作,老一代还好,越年轻的越不愿回乡务农,只有3.8%的“90后”农民工表示,能够或愿意回村庄务农。

其次是关于市民化过程中农民愿意选择留在哪里的问题。结果发现80%的农民工愿意选择在县级或县级以上的城市定居,而全国农村户籍人口中,有超过20%的人已经在各级城市中购房。农民想进城有两个目的,一是孩子上学,二是老人就医,而好学校、好医院都在县或县级以上城市中,在具有一定规模、集约性和融合度比较高的城市里。

可见,未来中国城镇化、城市建设,突出县城和县级以上城市发展具有合理性,人口聚集到一定规模创造的就业机会倍增,规模大一些的城市竞争力强。

  • 意向区域
  • 价格